前一陣子發現有時候吐口水都帶有血絲,尤其是在早上起床時。後來發現可能是牙齒造成的,加上有時喝冰水牙齒會敏感,於是上禮拜五去看了牙醫。

醫師檢查後說我原本懷疑的那顆牙齒並沒有蛀牙,倒是右邊上面的智齒已經有點蛀黑了,右邊下面的智齒則是已經擠壓了其他牙齒。

醫師建議陸續將四顆智齒都拔掉,因為智齒沒有用途,又會因為不易清洗而蛀掉。他還以一種像是發現啥新奇事物的語氣說,我左邊下排有一顆六歲就長出來的臼齒,能留到現在蠻難得的。

在醫師幫我清完牙結石後,叫我約時間下次拔智齒。要離開時櫃檯的護士小姐問我要不要約時間拔智齒,我沉默了約五秒鐘。

「我也不知道。」我說。
於是護士小姐又說了一遍類似醫師剛剛講的智齒無用論給我聽。
我又沉默了。這次只花了約二秒的時間。
「你是不是怕痛?」護士小姐問我。
「嗯。」我點了點頭。雖然護士小姐戴著口罩,但是我覺得躲在她眼鏡背後的眼睛在微笑。「牙齒好好的硬要將它拔掉感覺怪怪的。」我接著說。
「不會痛的。智齒真的拔掉比較好。」護士小姐說,「我今天也拔掉一顆。」
我聽了心裡想說,「什麼時候醫療單位的行銷進步了那麼多...」
「好吧,那就一樣約下禮拜五晚上。」我說。然後帶著不確定離開診所。


從我成年以來(就是可以不理會18禁的標誌,大一開始離家時),我就沒看過牙醫,只有在約一年半前補過一次牙,在那一次補牙之前我連洗牙是怎麼一回事兒都不知道。

我真的很少看牙醫。

看牙醫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小時候。印象中拔牙都是當蛀牙搖搖欲墜時才會去拔的,有時候在家裡摸著摸著蛀牙就掉下來了。所以昨天(8/19)當我躺上牙醫診療床時,老實說,有點緊張。(有誰小時候看牙醫拔牙不緊張的!)

護士小姐給我吃完藥沒多久,醫師就打了一針麻針,過了一會兒醫師就開始動手了。雖然不會痛,但我還是緊緊的抓著診療床邊緣,在意識仍清楚的形況下,我感覺的到醫師很用力的想把那顆智齒拔下來,毫不留情。

感覺在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後,我的智齒仍頑固的不想離開,我發覺醫師拔牙前那種輕鬆的態度不見了,開始吩咐護士小姐換器械。

在一番折騰後,聽到了幾聲恐怖的斷裂聲,就在我的嘴巴快被撕開時,醫生獲勝了,我的智齒束手就擒,離開了它生長的地方,到另一個世界去了。

我睜開了一直緊閉著的眼睛,眼前是一片光亮,照的我瞇起眼睛。待畫面漸漸清晰後,出現的是診療台上的燈。

似曾相識的景象。

媽的,我怎麼覺得我像X檔案影集裡被外星人抓去解剖的無辜地球人。

「你的牙根比較長,所以比較難拔一點。」醫生又恢復了他那一派輕鬆的語氣。
「嗯。」我只是敷衍的應了一聲,緊緊咬著嘴裡的紗布,不能講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要離開時,櫃檯護士小姐給了我二天份的消炎藥,並跟我約下禮拜二檢查一下傷口。

推開牙醫診所的玻璃門,走在回家的路上,有種失去了什麼東西般的悵然。

下禮拜二是最後一次去了,我這樣告訴自己。太殘忍了。這樣硬生生的拔掉牙齒,實在有違我善良的個性。
下次醫師再想動我另三顆智齒的念頭,再跟我提那啥勞子的智齒無用論,我就孬種的說我怕痛。

這簡直是自殘。

不是聽人家說盲腸(闌尾)是沒功用的嗎?老子就沒聽說過哪個人沒事跑去割盲腸的。




    全站熱搜

    a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