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二)半夜11點多,我背著背包,搭上往台東的火車。

試圖在無窮迴圈般的無趣日子裡,改變生活中的一些變數,讓生活出現一些不一樣的風景。


派駐到大陸的台北同事C決定在台東關山老家完成他的婚姻大事,而且選在一個工作日,台北不補請。

我對他真是既佩服又同情。
佩服他的決心與忍受同事朋友抱怨的勇氣;同情他每二個月只能返台一個禮拜還要忙著準備婚事,也同情他還要忍受同事朋友抱怨的無奈。

嗯,結過婚的就知道。


基於我們一起進公司的同梯情誼,再加上文章最開始提到的個人因素,所以我坐上深夜的火車,望著窗外無垠的黑夜。


原以為半夜的車廂內應該是空蕩蕩的,想說正好可以一個人靜靜地獨處。想不到竟然坐了9成滿,應該是放寒假了的關係吧?
結果不僅無法安靜獨處,連覺也沒辦法好好睡,昏昏沉沉睡不到二個小時。

就這樣,凌晨5點半,一個人站在關山火車站前,點一根菸,等同事C來載我。

接著就到同事C家裡稍作休息,接著跟著去迎娶,幫忙拍照,吃喜宴,然後搭下午4點左右的火車,回到汐止的家已經晚上9點半了。


那這次的台東一日遊有改變我生活中的什麼嗎?

嗯,感覺身體裡面多了一點對生命的「熱情」。

晚上回到家裡,就發燒了...


隔天去上班,燒還沒退,下午實在是撐不住了,又請了半天假回家休息。


那這樣不就很划不來嗎?

我倒不這麼認為。
身體上的折磨反倒讓我深刻的感受到「存在」的事實。和每天重覆相同的事情循環相比,體認到自己還真正活著的感覺還不賴。(真是賤)


所以同事C請不要再說那些「不好意思讓你跑這麼遠...」,「謝謝你特地請假跑這趟...」諸如此類的渾話。因為跑這趟,並不只是為了你啊,有蠻大的一部份也是為了我自己。況且紅包我也沒有包的比別人多,只好用身體來證明一些什麼 :)

不過其他人也請不要問我「那XXX結婚時,你會不會也跟這次一樣特地請假去參加啊?」這類的問題,畢竟我又不是劉伯溫,未來的事我怎麼知道。

而且,感情是不能勉強的。

 

a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