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 從自己做起。去別人家的BLOG時,花個幾秒看看有沒有感興趣的廣告。 讓我們共同把華文的網路廣告市場變大吧

※ 際遇沒有好壞只有先後。

※ 只要有勇氣,不怕沒戰場。

※ 攝影是「減法」。人生也是。






前一陣有天中午用完餐和同事去喝飲料,同事F提到要去楊梅拜訪客戶。一聽到「楊梅」,我就說了一下我對那裡的一點印象。

「你念的大學不是在中壢嗎?」同事F略帶疑惑地問道。

「對啊,不過我去過那裏幾次,去找一位『筆友』。」我盡量把「筆友」二字說的輕鬆自然,不過顯然沒有成功。

「筆友!?現在還有這種東西嗎?」同事F略顯誇張的音量讓我朝週遭的座位望了一下,深怕引來不必要的注意。

「現在都嘛只有網友。」同事S在一旁附和著。

「對啊,現在哪裡還有聽過筆友這二個字。」我笑著說。

「現在沒有人在寫信了啦,我只有當兵的時候寫過信。」同事F開心的笑著說。

「不過我也有交過筆友。」同事S突然笑笑地輕輕冒出這句話。

「......」現在是怎樣?大家明明是同一個年代,怎麼剛剛的對話搞的我像是上個年代的老人一樣。

同事繼續聊著公事,我則繼續吐著煙,而思緒則飄到了十年前,那時我大二。


應該是大二暑假吧,社團學弟邀我跟他一起去打工。那是個打電話給剛考完高中聯考的國三畢業生並詢問他們是否有重考需要的工作。資方就丟給我們一人一本印影的畢業紀念冊通訊錄,我和學弟就在一個小房間裡照著通訊錄上的電話一個一個打。

這是個充滿挑戰又無聊的工作。

挑戰的是,隨時得接受電話另一頭冷酷的掛斷電話與無情冷淡的責難和謾罵,必須不斷的自我心裡建設才有繼續下去的勇氣;而對於有點興趣的對象我則需要掙扎地稍微盡點力說服對方,因為那些可憐的失意考生報名後我個人並無法對他們保證什麼。

至於無聊的是,當對方對於我的電話不討厭也沒興趣時,我就是不斷地重覆相同的動作,甚至連談話內容也是一樣的。在這麼平淡無奇的過程當中,如果有一段令人愉悅的對話,並且構成這段對話的是來自於一個可愛甜美的聲音時,一段奇妙的經歷就會發生了。

我就是這樣認識這位筆友的。

於是每當我打電話打到無力時,就會撥個電話給她。至於我們到底都聊些什麼,我真的也記不得了。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話少到有時候會讓人抓狂的人。所以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能和一個在這種情境下認識的陌生人一直聊的下去,那我只能跟你說問題絕對不會是出在我身上。有機會的話倒可以問一下我這位筆友,看看到底是她使了什麼樣的魔法,順便幫我解開這十年來困惑。

我承認我是有點年紀了,是什麼起因讓我們開始動筆書信往返我也不大清楚,好像是因為提到社團活動的事吧?

就這樣我們持續的通信,到我大學畢業時,她寫給我的信件已經是快放滿二個鞋盒的數量了。有往有返,我寫給她的數量想必也相去不遠。在我入伍報國期間仍間斷的寫著,直到出社會沒多久才斷了與她這種以紙筆聯繫的關係。

不過雖然是聲稱筆友,但其實有些時候我個人對於她的感覺就像是妹妹一樣,尤其在我離開校園而她還仍是學生的那段時期感覺最是強烈,但在她也離開校園後那種像是妹妹的感覺就幾乎不再出現了。

就像是我出社會後告訴自己該像個大人一樣,我想我的潛意識裡應該也是認為她可以照顧自己了。而且出社會後,我覺得年齡的差距也會變的沒那麼明顯了。

回想這樣的信件數量,我想我們可能已經寫了許多人一輩子都寫不到的數量了。那時候我們為了省點錢和避免信件過重,往往一張信紙二面寫,還經常給他寫個三、四張,一點也沒有浪費到那五塊錢的郵資。

信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咳,看清楚,是寫信的信...)。寫的時候你字字斟酌,掏心挖肺,力求精確清楚的表達出心裡的話;寄出信後滿心期待對方的回信,並猜想對方的反應是否一如己之所料;然後是收信的喜悅,拆信的驚喜,與讀信的悸動。對彼此的認識與心靈的交流就在這一美麗感人的循環裡完成。而這些,我覺得都不是言語可以達到的。

當然上述這些並不是我話很少的理由,我只是覺得文字於我而言更能精準的表達。言語我倒覺得大部分的人都是用在「解釋」上比較多,往往一句話說出口,就要用五句話來解釋,解釋他真正的意思,解釋他沒有那樣的意思。


我想我們週遭所謂的朋友,不外乎來自於原本的同學、同事的大環境。在這以外所認識的朋友,總會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關於朋友只是我們人生過程中陪我們一起走過某一段路這樣的論述我是贊同的,畢竟就現實的結果來看絕大部分是這樣沒錯。但是如果我們身旁有那麼幾位一直陪著我們走過一大段路的朋友,那就顯的彌足珍貴了。

於我而言,所謂的好朋友是:在許久不見之後,不論以什麼樣的形式再聯絡上了,還是可以自然不扭捏地吐露真心話,這是其一。而另一種,則可能是在見面後會出現這類的問候:「媽的,最近都在幹啥勾當,有好康的怎麼都沒通知一下!」然後二人就勾肩搭背的喝酒抽煙去了。


這位筆友說,希望這些信都能夠好好的留著。嗯,這些信我倒是要找一下。在經歷搬家與之前台南家裡整修後,應該是被收拾在某個角落。

等到找出來後考慮去銀行租個保險箱好好收著,等到哪一天這位筆友爆紅時,這些信件就成了珍貴的手稿。搞不好未來可以整理集結成冊,讓我或者是我的後代大撈一筆。

反之亦然。


僅以此文紀念與這位筆友的十年之誼,也希望所有在我身邊的朋友能一直陪我走完這人生未盡的旅程。




ah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dwardz
  • 電腦打久已經不大會寫字了<br />
    除了填表格和簽名 已經很少用筆寫字了.............
  • charamonkey
  • 10年魔咒我也不知道當初是怎麼下的??<br />
    <br />
    不過<br />
    <br />
    謝謝你當初承諾我要陪我一起長大,你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br />
    <br />
    還有<br />
    <br />
    你的信其實只有一個鞋盒,所以,我的信比你多啦!!!<br />
    <br />
  • Herb
  • To 大仔,<br />
    <br />
    對啊,有時候刷信用卡要簽名時,會覺得簽的很不順手,還真有點怕店員會不會<br />
    懷疑我盜刷別人的信用卡說...<br />
    <br />
    <br />
    To 鴨子,<br />
    <br />
    妳的信比我多?會不會是妳把我的信搞丟了!?<br />
    <br />
    要比就來比字數啦,我的字比妳小,我有九成的勝算!<br />